加強動態能力建設 打造世界一流央企

                                  來源:經濟參考報??時間:2019-07-02?【字體:??

                                  自黨的十九大提出“要培育具有全球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以來,很多大型央企紛紛明確將其作為中長期奮斗目標。央企不僅是國有企業的重要支柱,而且也是驅動經濟社會向高階發展的關鍵力量。經過改革開放以來的持續快速增長,我國越來越多的央企入圍世界500強,其中,全球前五大的公司有三家是中國的央企。但另一方面,我國央企的盈利能力、技術水平等質量指標與發達國家相比仍有不小的差距。促進我國央企向世界一流目標邁進對于有效維護國家安全,培育增長新動能,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具有全局意義。

                                  打造世界一流央企必須實現“五個一流”

                                  世界一流企業實際上指的是世界范圍內某一特定行業中處于領先地位的企業,具有相對性、動態性、系統性、集成性等特征。打造世界一流央企就是要在為國家安全和國民經濟提供堅強保障的基礎上,長期保持世界市場上的競爭力、影響力,即在全球資源配置中占有主導地位、在全球產業發展中具有引領作用和話語權。為此,企業需要在理念、能力、行為、機制、績效等方面多管齊下,揚長補短。

                                  一是報國強基的一流理念。價值導向的領先性是決定世界一流企業能否構筑成功的重要前提。管理學理論和諸多案例表明,優秀企業不應僅是純粹追求企業利潤最大化而應善于創造綜合價值,實現企業與社會的共成長。對于我國央企來說,應以報國強基理念為價值引領,一方面為新時代國家安全提供堅實保障,這是央企的底線和立身之本;另一方面服務國家經濟社會發展,貫徹落實五大發展理念,成為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要動力源。

                                  二是要素融通的一流能力。世界一流企業必須具備一流的動態能力,不但能夠將好的價值理念付諸實踐,而且還能夠高效、有效應對市場競爭和外部環境的變化。因此,最為關鍵的是要具備要素融通的能力,即可以掌握支撐企業高質量發展的優質生產要素并實現優化配置。影響央企發展成敗的創新能力、適應能力等在本質上都屬于企業對技術、資本、人才、制度等要素融通能力范疇。

                                  三是開放協調的一流行為。世界一流企業在一流理念內生驅動、一流能力實踐保障下能夠實施一流行為,精準捕捉市場機遇、彌補發展短板。我國央企一方面是要擴大開放。主要有三層含義:積極開拓海外市場是提升我國央企利潤率的最佳途徑;在滿足國家安全要求前提下,加強與利益相關方溝通,發揮其互補性優勢,適度透明開放運營;不斷吸收利用世界范圍內的先進要素、產品、制度等為我所用,真正形成集成優勢。另一方面是增強協調。要加強產業間、部門間、要素間、制度間四個層面的協調,強化發展合力。

                                  四是變革創新的一流機制。良好的機制設計是企業能夠長期處于行業領先地位的動力保障。當今世界國際政治經濟形勢風云變幻,技術更迭層出不窮,我國央企應具有強烈的危機意識,勇于且善于在組織、戰略、技術、制度等方面開展變革創新,以順應內外部環境變化。因此,要平衡面向未來的探索式創新與改進當下的利用式創新,弘揚紅色精神,完善管理機制,保持戰略柔性。

                                  五是共益認同的一流績效。從結果導向來看,世界一流企業一定要有一流的績效。這里的績效并不是單純的財務績效或經濟績效,央企作為國有企業的重要支柱,必須要成為黨中央所期待的“六個力量”,這實際上就是要求央企除了在盈利上能夠維持企業持續良性發展外,還要通過培育并融入全社會價值共享健康生態圈,為我國的國家安全、經濟轉型、社會進步、環境保護等發揮積極作用,并以此獲得社會的高度認同和廣泛尊重。

                                  我國央企正處于發展動力轉換階段

                                  2003年以來,隨著國民經濟的蓬勃發展、相關政策的扶持及人才、資本等高級要素的集聚,我國央企不僅在一些高技術領域取得重大突破,而且每年還以10%左右的速度快速增長,這可以稱之為是基于產品服務一流的高速增長階段。2017年,黨的十九大的勝利召開,標志著央企必須朝著基于企業一流的高質量發展階段轉型。這一階段更加強調產品服務一流背后的系統質量,更加強調永葆一流的持續動力,涉及價值理念、要素資源、戰略文化、組織治理、企業家才能、制度流程等諸多方面的升級與協同。

                                  從發展動力來看,我國央企發展有一個不隨時間推移而變遷的常動力——黨的領導,這是央企不論在何種情境下能夠做強做優做大的根本保障。此外,央企發展還有一些隨著時間推移而變遷的演變動力。國家政策、人民需求、經濟社會發展等,會從需求側為央企發展注入動能,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在基于產品服務一流的高速增長階段,國家對央企的需求更多的強調“有沒有”,而在基于企業一流的高質量發展階段,要求更多關注“好不好”;二是在基于產品服務一流的高速增長階段,國家對央企的要求主要是“報國”,為國家安全、國計民生提供物質基礎保障,而在基于企業一流的高質量發展階段,央企還需要做到“強基”,即還要在經濟發展方式轉型、經濟高質量發展中貢獻中堅力量、發揮引領作用;三是在基于產品服務一流的高速增長階段,多數央企較少關注海外市場,對海外市場的開拓主要依賴國家行為,而在基于企業一流的高質量發展階段,央企需要更多地進軍海外市場,提高產品的國際競爭力和市場份額,推動企業“走出去”。

                                  價值導向、資源要素、動態能力、戰略機制等又從供給側為央企發展提供動能,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隨著技術更迭,尤其是人工智能、大數據等的廣泛運用,以及基礎研究領域的不斷加強,我國央企在某些關鍵技術、產業化程度等方面與發達國家日益相當,逐漸由過去的技術追趕動力轉向技術擴散引領動力;二是由要素驅動轉向生產率驅動,過去央企一直沿用了要素驅動的發展方式,由于功能和定位的特殊性,往往能夠在較短時間內集中優勢資源對某些關鍵領域實現攻關突破,這在基礎薄弱情境下有其一定的合理性且取得了巨大成功,但未來的競爭主要是科技競爭,這要求必須追求要素質量、配置效率的提升;三是由“被動開放”轉向“主動開放”,未來不僅需要在產品層面積極主動開拓海外市場,加強對外投資,而且還要廣泛吸收國際先進要素,尤其是創新要素為我所用,充分用好“兩個市場、兩種資源”。

                                  現階段央企應著力加強動態能力建設

                                  當前,我國央企距離世界一流企業到底有多遠?如果說,我們在部分產品層面已經能夠做到世界領先的話,那么從企業層面來講,仍存在諸多方面的差距。宏觀表現就是,我國央企品牌的社會知曉度、認同度、美譽度,與全球、甚至國內其他行業的世界500強企業相比并不高,與評判世界一流企業的重要標準——在全球資源配置中占有主導地位、在全球產業發展中具有引領作用和話語權相比距離較遠。因此,增強競爭,促進開放,優化配置,是央企邁向世界一流目標的必由之路。從世界一流企業支撐要素的角度來看,當務之急是要以混合所有制改革為抓手,著力加強央企動態能力建設。

                                  一是強化混合所有制改革相關理論和應用研究。混合所有制改革本身就是競爭、開放和配置機制,它要求通過一定的制度安排,重新優化配置國有和民間掌握的技術、人才、資源等要素,促進產出、效率及競爭力的共同提高,因此,對于央企動態能力建設至關重要。然而當前,混合所有制改革面臨諸多問題,比如,改革過程中國有資產流失的擔憂、股權結構和控制權安排的難題等。雖然相關研究很多,但對混合所有制的理論內涵、內在機制、關鍵問題的本質分析與解決辦法等仍有進一步深入的空間,與之對應的統計體系、標準體系、指標體系、政策體系、考核體系等均需開展頂層研究。可以通過社會招標等多種方式形成理論、戰略研究長效機制,就當前迫切需要解決的一些重點問題進行深入研究。

                                  二是進一步完善央企公司治理。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加強動態能力建設要求央企必須參與市場競爭,更加開放,同時降低要素價格扭曲程度,減少“錯配”。這就需要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將央企培育成為真正的市場主體,而公司治理是現代企業制度的核心,事關企業經營效率和績效。雖然到目前為止,我國央企的公司制改制已經全面完成,但仍需進一步完善以董事會為核心的法人治理結構,強調專業化、國際化,并在各個層級建立現代企業制度。

                                  三是推進央企所屬科研院所市場化改革。央企所屬科研院所是我國科研院所的主力軍,也是央企實現創新發展的動力之源。當前,我國央企所屬科研院所面臨很多共性問題,例如,創新能力不強,體制機制僵化,市場化程度較低,難以激發科研人員的積極性和創造性,科技成果的轉化率也不高等。從本質上看,央企所屬科研院所大多數都是應用型技術研發機構,應加快推動市場化改革步伐,在改制前提下,一方面強化激勵,以上市、孵化、團隊激勵等方式將知識生產、技術研發推向市場,提高成果轉化率;另一方面突破科研人員身份轉換難題,在過渡階段可以采取雙軌制。

                                  四是穩步實施央企“走出去”戰略。“走出去”是我國央企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的重要途徑。應該充分發揮后發優勢,積極研判央企“走出去”可能面臨的共性、特性風險以及主觀、客觀風險。此外,利用龐大的國內市場需求,嵌入全球創新網絡,開展通用共性技術合作研發,廣泛吸收海外創新要素為我所用。

                                  http://www.jjckb.cn/2019-07/01/c_138187815.htm